貓咪三角骨

同人、貓、吉他、日本歌手、日劇、動漫......
這些只是我的一小部份,也是唯一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樂趣。

【超電磁砲】不屬於她(美琴x黑子)52

夜空裡的繁星閃爍著,噴水泉池隨著七彩的燈光變化顏色,鵝黃的路燈照耀著每個晚歸路人的心底,即使是冬季也可以感覺到一絲絲的暖和。

 

可美琴現在只能感受到打在臉上,似乎在嘲笑自己的那冰冷寒風。

 

她坐在紅磚頭砌成的樓梯上,身旁鐵灰色的欄杆隱約反射出她那面無表情的臉龐,彷彿對所有的一切感到毫無興趣,也不允許他人的介入及關心。

 

她只對離她有一段距離,站在路燈下的那兩道身影有興趣。

 

無法計算出到底有幾次看到那個男生了,即使黑子曾經很清楚的告知她「她與他終究保持著那道不容許跨越的界線」,偶爾在一個人的夜裡仍會想像著他們倆走在一起的畫面,頓時而感到不安與糾心。她越是不安,就越是小心翼翼的對待著黑子;她給予得更多,不想要黑子回報的同時,心底湧上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與灰暗面就會佔據她。

 

她愛黑子愛得過於刻骨,無法像她一樣能輕易得總是隨時告訴對方自己是幸福的,她的心胸變得狹小,理性幾近全失。

 

美琴會在她們倆出門時發現黑子的電話都是設定為震動的,即使沒聽見來電鈴聲,她會察覺到電磁波的變化,可黑子幾乎不理會,或者是選擇離美琴有一段距離時才接聽,然後極小聲的匆匆道幾句話就掛斷電話。


黑子的舉動她看到眼裡,放在心底,她卻一直憋在心中不去過問。


而擺在心底的問題與壓力一天比一天還要多,它們就像燒不盡的可燃垃圾一樣,舊的來不及處理,新的持續堆疊,最後終於在某一天,她的爆發令黑子感到莫名奇妙。

 

那天晚上她們什麼也吃不下,即便隔天是放假日,誰也沒有主動的到對方的宿舍裡依偎在肩膀上談天說笑至其中一方睡著為止。


黑子撥通過美琴的手機,卻一直處在無人接聽的狀態。她又氣又感到無奈,美琴的任性和脾氣她再也摸不透,也失去了耐性。

 


她們冷戰了三天,到了傍晚時刻,黑子從教學樓出來時才看見那褐色的熟悉身影坐在路旁的木椅上。

 

目光碰觸到那道褐色時,心底的那股酸處感湧上鼻咽處,以及眼眶。她下意識的吸了吸鼻子,抹去了眼角不小心洩露的情緒,抬頭挺胸的朝著美琴的方向走去。

 

她靜靜的聽著美琴的一字一句,美琴從頭到尾除了道歉還是道歉,對於自己的任性所道歉,對於無緣無故對著她發飆的自己道歉。

黑子仍是有些失落感,美琴沒有訴說出造成這種結果的主要原因,她能感覺美琴在隱藏些什麼,可是她不想再逼問了。

 

她以為彼此間是沒有秘密,再多的心事都能與另一半分享,能夠同甘共苦──

 

至少,那曾是自己一個小小的心願,但也許也變成一場白日夢。

 

黑子望著低頭皺眉的美琴,還是抉擇了她現在的期望,無視了自己的失望。

 

 

又是隔了一個星期後,美琴主動邀約了黑子出門購物,黑子二話不說答應了她。

 

兩人來到久違的商店街,一路上都和從前相同有說有笑,但當黑子試圖牽住她的手掌時,美琴就會巧妙的避開掉;想要靠近點美琴時,她就會往旁邊挪開了點距離。

 

黑子起初認為自己是多心了,然而在不死心的狀況下嘗試了幾遍後宣告放棄。

 

她想不通美琴究竟到底在想些什麼。

 

故意的保持距離讓她很難受,而最難過的還是美琴那張面不改色的臉龐。

 

整個下午的對話從雙方的滔滔不絕變成了妳問我答,除此之外都是美琴的自說自話,更多的便是沉默。

 

夜幕降臨,星空高掛,她們的行程比預計還來得早的結束,黑子再也忍不了這詭譎的氣氛,委婉的告訴美琴自己報告還沒完成,得先回去趕報告,免得今晚真得通宵完成它。

 

而在回程的路途上,她們撞見了河口,河口一見到黑子便是揮著手臂邊露出一口牙衝著她笑,美琴則是有那麼一瞬間是瞪著他的,之後在對方走到面前時收拾起敵意的眼神,並且還主動的將黑子推了出去讓她與河口說話。

 

黑子睜圓了眼詫異地看著美琴丟下她與河口獨處且轉身離去,她很想追上前去對她大聲咆哮“妳到底是哪裡有毛病!”,可她不顧一切的離開甚至沒回頭看她一眼時,黑子的心直直地沉下去了。

 

她裝作開心的遇見了他,她假裝是和寵著自己的美琴對話,她的眉開眼笑彷彿就是對待美琴一樣沒有任何的虛假;但河口不是美琴,他不能觸摸到此時此刻因為悲傷而刺痛的心臟,她的所有演技都無法被他拆穿。

 

「請和我交往!」河口的大吼成功地吸引住了周圍的目光,以及坐在樓梯處的美琴。

 

褐色的眼眸睜大了,她迅速的站起身,用力的抓住了身旁的欄杆,指尖用力得泛白發疼著。

 

河口整張臉漲紅得像被煮熟的章魚般,他那雙有力的厚實大掌沒經過黑子的同意擅自的抓住了她的雙臂,將距離從1變為0,他彎下了身吻上了黑子的唇瓣。

 

他的舉動讓路過的人們紛紛掩著嘴隱藏住笑意,用著羨慕的目光投遞過去;比較大膽的幾個路人甚至吹口哨叫好。

 

然而這一舉一動卻讓美琴崩潰,她的雙腳被抽取掉了氣力,空氣稀薄到她汲取不到氧氣,一道道滑下的淚水碎落在寒冷的空氣中。

 

她的惡夢成真了。

 

*愛本來就是因痛苦和憐愛中磨鍊而成的缺陷品。*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貓咪三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