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三角骨

同人、貓、吉他、日本歌手、日劇、動漫......
這些只是我的一小部份,也是唯一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樂趣。

【超電磁砲】不屬於她(美琴x黑子)七夕番外篇




「美琴,偶爾也玩玩一些遊戲吧?譬如說桌遊什麼的。」

「嗯?可以啊。那黑子有什麼建議的嗎?」

「可以從撲克牌開始囉。」

「那要玩什麼?」

「排七吧!」

「嗯……我不會玩呢……太少接觸紙牌遊戲了。」

「嘛嘛,很簡單的啦,黑子教妳。」



黑子利索從包裡拿出牌來,笑瞇瞇的望著美琴。



「……我還是不玩好了。」美琴皺著眉盯著黑子。

「欵?為什麼!」手上的牌正洗到一半,黑子便垮著臉問。

「黑子的表情太詭異了,好像有什麼事。」

「啊?沒有啊。」

「感覺就是不安好心!」

「怎麼可能呢?美琴妳好愛說笑~~~~」黑子額上的冷汗直奔。

「那妳說,是不是有什麼懲罰之類的。」



美琴的話就像矛頭一樣不偏不倚的刺進黑子的左胸膛裡,黑子的冷汗似乎冒得更多了,手上的紙牌差點全部都抖到了床上。



「嘛嘛……當然是有懲罰啊,要不只是單純的玩紙牌遊戲就沒什麼意思了嘛…….更何況這是能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的遊戲~~~」

「是在破壞感情的遊戲吧。」美琴冷不防的插嘴。

「啊哈哈哈……美琴真是的,遊戲而已嘛。」

「妳要是等等出什麼奇怪的懲罰妳就等著看吧。」褐髮少女雙臂交叉至胸前,看著她說道。



黑子笑著點頭,然後開始發牌,向美琴講解規矩。



「所以只要誰蓋的牌較少誰就是贏家囉?」

「嗯嗯,是的說。」

「那就從我開始吧。」



遊戲一剛開始是很順利的,四種的紙牌數字7已經在牌面上,美琴手上的牌還剩五張,然後從旁邊剛分發的牌組裡又抽了一張牌,輪到黑子的回合時,黑子以覆蓋了一張紙牌作為結束。



「黑子,妳不會是蓋了什麼重要的牌了吧?」美琴挑著眉盯著黑子。

「這個遊戲是可以互相陷害的哦。」黑子別過頭一臉事不關己的回道,從自己的牌組裡又抽出一張牌放到手上。

「我就知道!」

「可是也剛好黑子的手上沒好牌的說。」

「我有點不想相信妳。」美琴扁扁嘴,目光又聚到自己的手牌上,從裡頭抽出了張方塊J。



黑子又繼續蓋牌。



「黑子妳是不是沒把牌洗乾淨?」美琴望了一下已經快接完成的方塊與桃心。

「呃……應該有吧。」

「那如果我先贏的話就是我可以說要如何懲罰黑子囉?」

「哎呀,美琴好壞,剛剛不是才表示不太喜歡這種破壞感情的遊戲嗎?」

「不,如果跟其他人玩的話我可能會手下留情,但是對手是黑子的話,不先下手為強是不行的。」

「美琴沒良心。」黑子一臉哭喪的望著她。



雙方繼續輪流出牌,美琴感覺自己的手氣漸漸的在往下滑了。

撇開自己的手牌不說,從牌組裡抽的牌都是無法串連起的數字,於是她蓋的牌是越蓋越多,而對面的黑子則是開始憋笑。



「…….黑子。」美琴的嘴角開始抽搐,「不會所有的牌都在妳那吧?」

「看樣子好像是……」櫻髮的她繼續憋笑出牌。



美琴輸了第一輪,她臭著臉望著滿臉奸笑的黑子。



「懲罰時間到了喲。」

「.......」



美琴的雙眼被絲綢布條矇住了,她失去了依賴的視覺,只能利用聽覺去辨識著周遭一切的聲響。

她似乎聽見了黑子翻著背包的聲音,似乎聽見了她打開了什麼盒子的聲響,然後又聽見了床上發出吚吚呀呀的聲響,她感覺黑子就在她的正對面,而且距離是相當的近。



「黑子,妳要幹嘛?」她出聲詢問。

「懲罰啊。」黑子一派輕鬆的回答,雙臂環住了她的脖間。

「……這根本就是黑子一直想做的事吧?」

「誰叫美琴是壞蛋。」黑子語畢,緩緩的吻上了她的唇瓣,她順勢的將含在嘴裡的巧克力球推進了美琴的嘴裡。



舌尖交互纏綿著,微苦且甜而不膩的巧克力漸漸化開,濃郁的甜味在嘴裡擴散開來。櫻髮少女情不自禁的將對方壓倒在床上,吻得更是激烈。

布條不知何時已經自己鬆開了,它垂在美琴的半張臉上,被黑子硬生生的甩到了旁邊。

半睜開的褐色瞳孔裡充滿了熾熱,她越是迎合著對方的親吻,呼吸就越是急促、被壓住的身軀就越是躁熱不已。



嘴裡的糖已經完全溶化並吃下肚了,舌尖只剩一絲微微的苦澀殘留著,黑子鬆開了她的唇,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邊。



「七夕快樂。」她再度壓低身子,在美琴的耳畔邊說道。

「…….妳故意的?」

「嗯~~」

「計畫好的?」

「嗯~~~」



「妳害我餓了。」

「巧克力還有哦。」

「不,我要吃妳。」

「欵?!等等等等等等……美琴!」

「來不及了,妳點的火妳要負責滅掉。」



於是乎,黑子再也沒膽和美琴玩含懲罰類遊戲,因為隔天早上都會腰痠背疼到無法上課。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貓咪三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