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三角骨

同人、貓、吉他、日本歌手、日劇、動漫......
這些只是我的一小部份,也是唯一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樂趣。

【超電磁砲】不屬於她(美琴X黑子)42

空無一人的校園,安靜的教室,樹上的蟬嗚,空曠的操場;以及在空泳池裡拿著兩隻長刷努力的刷著池內地板上水垢的兩道人影。

烈陽盡責的照耀著光可見明的地方,就連她們所在地也不放過,額上的汗水不斷的沿著臉頰滑下,白色襯衫也被汗水整個浸溼,肌膚與衣物緊黏在一起相當得難受,褐髮少女丟下長刷,走到蔭涼處稍作休息。

 

她拉了拉領口處,一手作著搧風的動作,使肌膚可以透透氣趕走悶熱感,接著擦拭掉額上的豆大汗珠,望著面前仍在努力刷著地的櫻髮少女。

 

會被舍監懲罰勞動服務是意料之內的事,可沒想到的是竟然是選擇氣溫高達36度的天氣讓她們去打掃泳池。

舍監這次一定是鐵了心了,這種酷暑在外工作是種折磨,和被嚴刑拷打有什麼差別?

 

櫻髮少女顯然沒打算休息,平日的雙馬尾被她重新盤成了馬尾,它們依舊是過份的捲起,但卻沒有想像中的往不同方向捲著,而是相互交纏著至齊肩,意外的好看。

 

「黑子,不休息一下嗎?」美琴搖了搖手中的水瓶,向著她說道。

 

黑子停下雙手的動作,挺直腰,手背拭著脖間的汗,她也扔下了長刷,往美琴的方向走去。

 

「謝謝,美琴。」黑子接過水瓶,扭開瓶蓋,倚靠在冰涼舒適的瓷磚牆壁,緩緩的喝了幾口水。

 

乾燥的喉嚨有了涼水的滋潤讓黑子不再覺得乾涸得難受,體溫也降低了一些。

 

「舍監這次也太狠毒了吧⋯⋯」

「我也沒想到她剛好那天居然會巡房兩次,根本來不及換回房間。」

 

黑子憶起那天從Seventh miss回到宿舍的路上,她的沉默比平日還多了些,美琴僅管如何的關心也只是得到“沒事,有點累”的答案。直到回了宿舍,在無人的長廊上,在美琴往反方向回自己的房裡時,她拉住美琴溫暖的手掌,不讓她離開。

 

『怎麼了?』

『今晚,能讓黑子睡在美琴的房裡嗎?』她垂下眼臉,盯著美琴的腳尖說著。

 

『好哦。』

 

美琴眼神充滿寵溺的對著她笑,右手輕柔與黑子十指交扣住,拉著她走回208號房。

 

第一次舍監的到來黑子順利的逃過,聽見那滲人的高跟鞋聲時,她速度極快的在美琴還來不及反應時把自己傳送到自己的房裡,接著二話不說將還在努力寫著作業的井上傳送回去。

第二次舍監毫無預警的出現像是查覺了些什麼事,當她突然打開208號房的房門時,黑子在房裡和美琴打鬧著,舍監臉上沒有表情的盯著他們,沒有明顯的憤怒,平靜的有如暴風來襲般。

 

 

『對不起!都是黑子出的主意!要懲罰的話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這件事也有我的份,我也應被受罰!』

『不關美琴的事的!我……』

『黑子!』

 

『夠了!不必再說了!』

『舍監大人!』黑子慌亂了起來,漂亮的櫻色瞳孔內塞滿了不安。

 

『兩天後,也就是星期天,妳們兩個打掃泳池。』舍監那依舊冰寒刺骨的語調戳得她們二人起雞皮疙瘩。

 

『是⋯⋯』失落的望著地板,黑子輕聲答道。

 

舍監推了推鏡框,黑色高跟鞋在主人的動作下漂亮的迴轉了一圈,她欲離開大門時,稍稍側著頭,眼角餘光望向黑子說道:『白井,等等來我這裡寫換房申請單。』

 

『是⋯⋯』

 

垂頭喪氣的黑子有氣無力的應答著,在關門的三秒後,卻猛然抬頭睜大眼瞪著那扇被關起的大門。

 

『舍監剛剛……說了什麼?』黑子聲調僵硬的問。

『寫換房申請單。』美琴一臉失笑的望著她。

 

黑子第一次感到舍監的好。

舍監的形象一直打破不了嚴厲和死板,唯獨在外時才會稍稍有所不同,這次的決定讓她們二人打破了眼鏡。

 

 

『謝謝舍監大人。』黑子滿心歡喜的填完申請單,雙手遞給舍監。

『……哼。』一邊收下申請單,那雙銳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若是在御坂畢業前妳們兩個還弄出什麼事的話,下場妳知道的。』

 

『…….這、這自然黑子是知道的,舍監大人不必擔心的。』黑子感到背脊發涼。

 

她的嘴角似乎上揚著,黑子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然而舍監只扔下了一句:趁著年輕能盡量抓住的就努力去抓吧。

 

黑子一陣啞口無言,久久不能言語的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視野裡。

 

 

「我還是想不通,舍監大人的那句話。」黑子蹙眉,盯著那兩把曝曬在太陽底下可憐的長刷。

「不會是知道我們的事了吧?」

「要真是這樣的話,很可怕的啊,美琴。」黑子擺出苦臉望著美琴。

「話說回來,以後偶爾也綁像這樣的馬尾吧。」美琴巧妙的結束了這話題,她的手指滑過黑子的馬尾,在她的耳畔邊輕輕說著。

 

「大家會不習慣吧?」

「我也沒允許除了我以外的人看到黑子這個模樣啊。」

「…….美琴妳這是佔有慾嗎?」

「要看看黑子是怎麼把我竉成這樣的囉!」

「…….哎。」

 

黑子嘆了口氣,沒想到美琴除了有愛好古怪玩偶的怪癖外,在愛情方面還有嚴重的佔有慾。她忍不住要吐嘈美琴,卻在接觸了那雙明亮棕色的眼睛時立即投降。

 

「真是拿妳沒辦法。」

 

她最後達成妥協,看著美琴眉開眼笑的臉龐,心底似乎有什麼東西開始極速膨脹,吞噬了她所有的不愉快。

 

*腳上的幸福枷鎖沉重得使我停下了腳步,再也不能走馬看花,可是我願意,只要是妳給予的。*


评论 ( 5 )
热度 ( 8 )

© 貓咪三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