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三角骨

同人、貓、吉他、日本歌手、日劇、動漫......
這些只是我的一小部份,也是唯一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樂趣。

【超電磁砲】不屬於她(美琴X黑子)40

白井黑子寸步不離的照顧重感冒的美琴,除了和學校請了假外,就連風紀委員的工作也暫時託付給初春。


美琴已經躺在病床上三天兩夜了,這段期間是燒了又退、退了又燒,冰枕融了就又換上新的給她。


美琴恍恍惚惚的時則清醒,時則昏睡;清醒的時間不超過半小時,睡夢中聽得到她的口中囈語。


黑子總是在半夜裡淺眠了一、兩小時後便清醒,接著給美琴補充了一些水份,擦去她額上的汗水,替她蓋牢被子。

她無法正常的入睡,可她什麼都不抱怨。


黑子在房門口來回踱步著,她握著發燙的手機,壓低自己的音量,與話筒那一方的人匯報著美琴的情況。


「是的……美琴的狀況還是反反覆覆的會發燒。這些天就麻煩妳了,不好意思。」


「今天也要過來是嗎?如果不方便的話不用勉強沒關係的……啊,不會的,謝謝妳。」


她停下腳步,不疾不徐的收線。


望著穿梭在長廊上的白袍身影,有那麼的一瞬間,她彷彿置身在真空包裝的空間裡,沒有氧氣、也沒有二氧化碳,即使深呼吸也感到窒息。

她一陣的頭暈目眩,下意識的扶著牆邊的冰冷鐵杆,緊抓著胸前的衣物,用力的深呼吸了幾口,試圖平穩住胡亂狂跳的心臟。


她累了,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黑子意識到自己該好好的休息,若她累倒的話,可不能讓美琴在退燒清醒後第一個看見的就是她。


「白井,妳先去休息吧,我們會照顧御坂學姐的。」

「好的……那就麻煩妳們了。」


初春和佐天在下課時間後來到醫院與黑子匯合,她們二人一見到黑子疲憊不堪的臉孔馬上將她趕去旁邊休息。


黑子沒有抵抗的餘地,她躺在白色沙發上,蓋上小毛毯子靠著窗邊的方向側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初春她們就聽見了來自黑子那沉穩的呼吸聲。


幸虧美琴的病房是單人的,就算白天也聽不見其他病人們悄悄私語或是翻動東西等等的雜音,還有個躺椅足以讓一個成年人躺著休息,不必辛勞地還要去休息室一趟。


美琴醒在晚上的8:00多時刻,她盯著陌生的米白天花板,鼻腔聞進的是淡淡的消毒水及藥物味,她明白她自己身處在醫院裡,但怎麼進醫院的記憶卻是一片空白。

她皺了皺眉,環顧四周,望向窗邊的同時,蜷在躺椅上的那抹櫻色撞進了自己的視野中,她的記憶彷彿如同被打碎的拼圖一樣,零零散散的被拼湊了起來。


黑子的蹙眉,以及對著自己的碎碎念的擔憂聲音,還有冰涼的掌心觸摸著自己的額頭……


「黑子?」

沙啞的聲調從自己的喉間傳出,美琴一度懷疑著這是否真的是她的聲音,喉間的因聲帶振動而敲醒了疼痛感,美琴難受得輕咳了幾聲。


「御坂學姐,現在感覺還好嗎?」

「初春?」



佐天從外面帶了一些吃的東西回到房裡,見到美琴醒了便輕聲的問道,不發出任何聲響,她將提袋遞給了初春。


「燒比較退了呢。」她探了探美琴的溫度,微笑道。

「黑子她……」

「讓她再多睡一些吧,白井幾乎都沒什麼休息。」食指的動作比到唇間,苦笑了一下。

「抱歉呢,造成妳們的困擾了。」

「說什麼話呢,沒有誰是願意生病的。」


這回輪到美琴苦笑了。

如果自己沒有勉強就好了,黑子她們也不用這麼擔心。


窩在旁邊熟睡的黑子翻了個身,嘴裡不知在囁嚅些什麼,美琴聽不清楚,但卻清晰地看見了淡櫻色眉宇皺起的那張清秀臉龐。


美琴很少看見黑子安靜的時刻,也幾近於零可以見到黑子的睡臉。


明明安靜的時候是很討人喜歡的一張臉,帶著稚氣又些微的成熟,這兩年來,黑子些許的變了,身高似乎比較高點了、手掌也比較大點、過肩櫻髮長至腰際了、總是胡亂來的騷擾著自己的舉動漸漸的少了、沉不氣的她也變得不再隨意衝動……


這些都是在交往前,她不曾發現的事。


或許,這些改變是白井黑子終於發現了從很久很久以來,喜歡上了御坂美琴這個人,才開始改變。


也許,這些改變是白井子黑子無意識地想獨自占有著御坂美琴,令她無法對他人動心的舉動。


评论 ( 5 )
热度 ( 9 )

© 貓咪三角骨 | Powered by LOFTER